首页 >历史

林毅夫雾霾不能怪经济增长太快

2019-05-20 02:19:02 | 来源: 历史

林毅夫:雾霾不能怪经济增长太快

5月4日,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举办了“当前经济形势与对策:朗润园的观点”的讲座。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林毅夫、宋国青、黄益平以及光大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徐高做了演讲。以下为林毅夫演讲部分内容。

林毅夫: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经济增长的目标是7.0%左右,而且我认为应该在工作当中力争超过这个。也就是说6.6%加上0.5%就是7.1%,而且我认为这不仅是说2015年的经济增长目标应该是这样,应该整个 “十三五”的经济增长目标定在7.0%左右,在工作当中应该力争超过7.0%。现在经济下行的压力这么大,而且是不断的下滑,我们中国有一句话,现在面临这个问题,对症下药。我们必须知道为什么从2010年以后,这个经济增长速度持续这么长时间下滑,然而对这个下滑我想主要有两个不同的观念。一种观点更侧重于说,我们的经济增长速度的下滑,是我们自己的体制机制结构问题造成的,那么这样的话,当然这个下滑是必然的,是内生的,不应该去干预,干预的话可能造成体制机制结构问题更严重,这是一种看法。

那么第二种看法,这个下滑,我们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,转型中国家肯定有体制机制的问题,这个不能否认,而且应该创造条件来改变体制机制的问题,但更多的是外部性、周期性。我认为中国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,肯定有机制问题、体制问题,也有结构问题。但是从2010年以后的经济增长速度下滑,其实更多的是外部性。

我觉得我们从2010年以来的经济速度的下滑不能说没有体制机制的原因,但是我相信那是一部分,因为体制的问题、机制的问题、结构的问题在2010年以前都存在,其实是在改革开放这30年都存在,但是怎么会在这两年表现出来的?我想更多的还是外部性、周期性的因素。

既然是外部性和周期性的因素,刚才黄益平教授也同意了,既然是外部性和周期性因素为主,那政府就应该有稳增长的。从这个上面来讲,今年政府工作报告,去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,里面都用了一个词,我非常赞同。就是说我们还是中等发达国家,接近危险的空间大,而且我们国家各种稳增长的措施多,但是我们要分析看看。

这些条件非常有利,问题是你能不能把那些有利的条件用起来?比如说一个千万富翁会不会饿死?也可能饿死,如果他不吃饭的话,既使是他有很多钱。我觉得我们现在的情形就是这样的。因为在前段时间里面有很多讨论,是似是而非的讨论。这里面我举几个例子。

比如一般人认为中国不应该再搞投资拉动了,应该改成消费拉动,因为他们简单的把投资拉动等同于产能过剩。那么投资拉动是不是一定就产能过剩呢?我们现在有一些产能过剩的行业,大家知道建材行业、钢筋、水泥、平板玻璃、电解铝,确实有产能过剩。那么这个产能过剩为什么产生呢?因为我们过去的增长,改革开放之后的增长是9.7%,1979年到2014年,现在变成了7%左右,那产能过剩就出来了。但是问题是说你是不是再去投资钢筋水泥了?当然不,我们可以投资产业升级,我们可以投资那些基础设施。所以简单把投资等同于产能过剩,这是不合理的。而且从某种角度来看,反而你要投资一些产业升级,跟我们处于瓶颈状况的基础设施,产能过剩的行业反而会减少。可是我如果搞投资,那我搞建设,对钢筋、水泥、平板玻璃,这样就好多了。

私下正规拍卖公司
捕野鸡机
监控工程安装维护

猜你喜欢